2016-5-19 11:54 ladymingtian
盒子

蕭華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遠離家鄉的大學讀書,暑假前的一段時間堙A一些學
業上的問題一直在困擾著蕭華,索性她決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學說附近
的小鎮上,有一位姓陰的盲人老婆婆不久前保姆去世了,正需要人照顧,報酬很高,只
是要住在她家堙A好在她家屋多宅大很方便,蕭華正需要這樣一個機會,既有安靜的環
境研究功課,又可以賺到錢,於是她欣然接受了。

(火車聲~~~)

這天下午三點,蕭華來到了小鎮,按照寫好的地址,她很順利的找到了陰婆婆的家,看
的出這是一個曾經輝煌過的大家族高大的圍牆即使斑駁也不適莊嚴的大門

(敲門聲~)蕭華扣了三下門 (蒼老的聲音)“進來吧~”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
蕭華推開了木門。啊~好大的院子,只是雜草叢生。好像已經荒廢很久了半口字型的老式
二層樓前,一個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正用直勾勾的眼睛看著自己。那老太太看上去六
十來歲,穿著一件金黃色的旗袍,蠟黃的臉上皺痕累累,而頭髮卻烏黑油亮。她的懷
抱著一個九寸見方的木頭盒子。

“我叫蕭華,您是陰婆婆嗎?”

“對~你就是他們介紹來照顧我的姑娘吧。”

“是的,不是說您的眼睛~~”

“哦~睜眼瞎,好多年了什麼也看不見。過來姑娘,讓我摸摸你”蕭華走了過去。她蹲下
身,仰起頭。陰婆婆把木頭盒子放在地下,用乾枯的手摸著蕭華的臉。

“陰婆婆,您家堛漱H呢?”

“哎~走的走 ,死的死。就剩下我這個孤老太婆了”

“什麼?這麼大的院子 就您一個人住?”

“李姐陪我住,上個月她死了。”

“那您都需要我做些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三頓飯都有人來做, 你只要陪陪我,洗洗衣服就行,你就住在我隔
壁,我不會有太多的事情麻煩你,但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記住(陰婆婆的臉抽搐了一
下,她的右手指了指地下)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動這個盒子(拌著咳嗽
聲……)”

“噢~~~~我記住了,記住了 記住了”

“我就知道他們一定會給我找一個好姑娘的,過一會你幫我把身上的這件紫旗袍給洗
了”

“什麼? 您穿的是黃旗袍啊~”

“你說什麼?黃旗袍”“是啊~”“是不是胸前還有朵大黑花?”“對對是啊。”

“那是我死了以後才穿的,哎~我是個瞎子,什麼也看不見,李姐又不在了,真是不中用
啊我去換件衣服,姑娘你進自己的房間休息休息吧~我右邊的那個”

蕭華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那屋子堻ㄛO一些老式的傢俱到還整齊只是落了一層灰,打掃
之後蕭華躺在床上——睡著了。


蕭華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你醒了”驚訝聲~“啊~~!!!”

借著月光蕭華看到陰婆婆就做在床沿上,月光下那雙失去作用的眼睛,正直勾勾的對著
自己,她的懷堣斯M抱著那個九寸見方的木頭盒子

“你 ~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進來,你醒了,我給你把燈打著吧。”

說著,陰婆婆把木頭放在床上,又順著床沿摸到了臺燈的開關——按了下去。屋子堣
然漆黑一片,那臺燈大概早就壞了。蕭華沒敢開口,一股好奇感湧上了心頭,她看著近
在咫尺的木頭盒子,把手伸了過去,她摸到了那個木頭盒子。(喵~)” 一聲貓叫在屋
外的草叢間響起,蕭華急忙扭頭向院子堿搘h這時陰婆婆伸出手來,抱自己的盒子了,
她的手馬上就要碰到蕭華的手了。

“把手拿開!”

“啊~~”

蕭華嚇了一到跳,她看到陰婆婆向搶財寶一樣把盒子搶走了,那一雙直勾勾的眼睛仍然
對著自己,那蠟黃的臉上充滿了惡狠狠!!!的表情。

“啊~不不 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我 我不是故意的”

“姑娘~”

陰婆婆空出一只手來摸蕭華的臉了。

“你住的這張床,是李姐生前住的,李姐照顧我三十多年了,我們倆像親姐妹一樣,她
走了以後每天晚上我都到這來坐坐,這盒子婺邞煽N是李姐的東西,別人動了 我的心會
不安的”

“哦~是這樣”

“飯在廚房,你自己去吃吧”

說完,陰婆婆起身抱著木頭盒子走了。


也許是下午的覺睡的太多了,這天晚上蕭華躺在自己的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到了午夜一
點鐘的時候她剛剛有一點睡意

淒涼的哭泣聲~~“恩~恩恩”

這絕不是做夢,蕭華完全清醒了這哭聲從隔壁傳來,是陰婆婆在哭,蕭華戰戰兢兢的下
了床,她走出房間來到了陰婆婆的屋子外面 她透過窗戶向堶惇搘h這件窗戶下麵的桌子
上擺著那個木頭盒子,陰婆婆跪在地上嗚嗚的哭著。哎~可憐的老太太,蕭華這樣想著,
她把視線移到了那個木頭盒子上。

這堶掘邞漕s竟是什麼呢?

“進來吧”

“啊~~”

蕭華看到跪在地上的陰婆婆直起了身,一張蠟黃的臉正對著自己,蕭華無奈她不情願的
走進了陰婆婆的屋子。

“我早就聽出來你在外頭了,姑娘今天是李姐去世的七七四十九天,四十九天前她就是
這個鐘點走的,我拜一拜她,怕是吵了你了,你快回去睡覺吧。”

蕭華帶著滿腹狐疑走了出去,這一夜,她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她在想一個比那盒子更
加嚴重的問題,陰婆婆究竟是不是個盲人,感覺是一切都逃不過她的眼睛,這老太太隔
著一扇窗戶怎麼能聽見自己在外面呢?真是不可思議呀。

在這以後的幾天堙A蕭華與陰婆婆相安無事,陰婆婆還是一步也不離那個木頭盒子,這
老太太不太愛講話,更多的時候蕭華是無聲的做著,而她究竟是不是個盲人這個謎團在
蕭華心堜l終揮之不去,蕭華總感覺這個宅子,這個老太太怪怪的。

今天是七月十四,午夜一點多鐘的時候悲悲淒淒的哭聲又從陰婆婆的屋子媔リF出來,
蕭華早就料到了她沒有穿鞋,她用最輕的動作打開了門,她悄悄的來到了陰婆婆的窗戶
底下,(哭泣聲~)她偷偷的聽著堶悸滌岍R“回來呀~李姐~回來呀~嗚嗚~”過來一會兒
那哭聲輕了一些,蕭華聽見陰婆婆打開了自己的房門,她知道陰婆婆要去上廁所了,要
不然這老太太也有起夜的習慣。蕭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不遠處的草叢媬艉F起來。那
草叢邊的小徑是去廁所的必經之路。蕭華看見陰婆婆拄著拐杖,朝自己這邊走來了,越
來越近了。就在陰婆婆離自己大約兩米遠的時候,蕭華把早已準備好的木棍猛的從草叢
埵糷F出來。在陰婆婆面前不停的晃動著,很顯然這根木棍的出現並沒有引起陰婆婆絲
毫的在意,她仍然拄著拐杖機械的朝前走著,就在陰婆婆的拐杖馬上就要碰上蕭華木棍
上的時候,蕭華趕緊把木棍收了回來,陰婆婆去廁所了,她肯定是個盲人,蕭華確信
了,她趕緊跑到陰婆婆的房間,她來到了那個盒子的跟前,她仔細的端詳了一下,然後
又摸了摸,最後她才敢把那個盒子抱起來,好重啊,好像是有球狀的東西在堶捱u動
著。是什麼呢?李姐的東西~該不會是~人頭!!!

“咳咳咳~”門外傳來了咳嗽的聲音,遭了陰婆婆回來了,蕭華趕緊把那個木頭盒子放在
桌子上,然後她退到了牆角——蜷縮在那堙C蕭華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她知道陰婆婆
的耳朵非常靈,陰婆婆走了進來。“咳咳~~”

“李姐今天晚上我就不關門了,你要是想回來就回來吧 ,我等你咳咳~~”陰婆婆一邊嘮
叨著,一邊向床邊走去,她果然沒有關門,蕭華定在牆角她瞪大眼睛看著陰婆婆從自己
的面前經過,陰婆婆那直勾勾的眼睛就那樣眨也不眨的機械的對著前方,蕭華幾乎能聽
見自己的心跳,陰婆婆走到了床邊,她拖鞋上了床,閉了燈躺下了,她——居——然—
—閉——了——燈!!!

蕭華的頭嗡的一下木了,她究竟是不是個盲人,為什麼這麼多天她絲毫沒有注意到這樣
一個現象,每到晚上的時候這個屋媬O總是亮著,而到了該睡覺的時候屋媬O又滅了,
她究竟是不是個盲人。難道自己在屋子堻Q她看的一清二楚?蕭華不敢在想下去了,幹
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事情弄個清楚,蕭華抱起了那個盒子,她躡手躡腳的向屋外走去。

“回來呀~回來呀~李姐李姐你回來呀~我等你~李姐~~”

管不了那麼多了,蕭華幾乎是向屋外跑了出去“李姐~回來呀~我等你我等著你~”

蕭華腦子堣@片空白她抱著那個木頭盒子瘋狂的跑到了後園,在一口枯井旁邊蕭華撿起
了一塊石頭,借著目光蕭華使盡了力砸開了那個木盒上的鎖,就在她要伸手打開那個木
盒子蓋子的時候“喵~”一只大黑貓從草叢娷咫F出來,它在這盒子的上方橫空越起,它
的前爪正好揭開了那個盒子的蓋子,就在那一刹那,那黑貓無聲的掉在了盒子堙X—不
動了。

蕭華被著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呆了。聽了幾秒鐘蕭華壯起了膽子把那黑乎乎的傢夥仍在
地上,她看見從盒子媦u出了一把匕首。深深的插進了黑貓的肚子。驚魂未定的蕭華把
目光投向了盒子堶情C


……

是那顆碩大的鑽石,在月光下熠熠生輝,旁邊還有一個信封。蕭華啟開了信封,那堶
是一封短信和一張照片,月光下那信上的字體蒼勁有力。

“你好:

既然你已經安全的打開了這個盒子,說明我女兒已經把正確的方法告訴了你。你一定

是我女兒 最親密的人,我女兒在五歲的時候由於一次事故——雙目失明了。 她非常

需要人疼愛,擺脫你一定好好照顧她,這盒子堛瘋p石由你們共同享用。

—— 祝福你們。”

蕭華又向照片看去,一對中年夫婦,中間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姑娘,圓圓的臉蛋兒多可愛
呀。這一定是陰婆婆啦。哎~真可惜呀~只是緊閉著雙眼。[url=http://www.dk101.com/index.php/732184/spacelist-blog.html][color=#000000]最后一次晚安[/color][/url][url=https://tsgsghdyrfh.wordpress.com/][color=#000000],以后要[/color][/url][url=http://visulog.jp/huangyuanwei/article/290860][color=#000000]好好照顾自己[/color][/url][url=http://wangshie.rentafree.net/][color=#000000]各自安好,[/color][/url][url=http://viweuri.tuna.be/][color=#000000]互不打扰,谢谢![/color][/url]

緊閉著雙眼?陰婆婆不是睜眼瞎嗎?她不是陰婆婆那她是誰?這時在蕭華的背後有一根
木棍猛的向消化砸來……

兩天之後,蕭華醒來的時候,她躺在小鎮的醫院堙A她不願意過多的回憶兩天前的那個
晚上——她與那個陰婆婆廝打時的驚心動魄的場面。現在她只關心兩件事情。第一是厚
葬那只大黑貓,因為是它救了自己的命,第二是趕緊走上法庭以百分之百的證據控告那
個殺死了主人又搖身一變成為陰婆婆的老太太——李姐。

[[i] 本帖最後由 ladymingtian 於 2016-5-19 11:56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盒子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5.5.0  © 2001-2006 Comsenz Inc.